留言給我

如果你聽了我的節目,歡迎你留言給我,讓我知道你的想法(留言區在下面)。

要跟我聊天也行!

希望我們都能成為更好的讀者。

67 Comments

  1. 一直很喜歡您的節目,特別是第43集,您提到了福爾摩斯探案與時尚的發展是同一時代、同一個社會發展背景下的產物,這實在是太有意思了!甚至解釋了我從小到大一個很大的疑惑:為什麼偵探總是透過衣服鈕扣材質與樣式來追索兇手?這對於成長於成衣工業發達時代的我來說,實在是蠻難理解的。
    但您的解說給了我非常大的啟發,在工業革命剛興起的年代,舊有的人際關係網絡正支離破碎、新的關係網絡重新組建,而一件命案的發生,剛好是這個大背景的刺點,要找出兇手的「身份」,偵探就要去爬梳被害者的關係網絡。而這些爬梳的過程,也就是透過各種標籤(服裝、慣用手、行為模式、職業與利害關係等等)一一地將兇手的模樣拼出來,找到屬於受害者與凶手的「身份定義」,由於當時成衣工業尚未大量發展,服裝就成為幾種可以定義身份的參考基準之一,這真的是太有趣了!
    不過,對於我們這個時代的人來說,身份與自我認同的確要比18世紀要更為艱難了,臉書上好友一千人的「我」、instegram上各種濾鏡下的「我」、跟隨明星、快時尚變換著穿衣風格的我,哪種方式才能真的把「我」定義出來呢?我想,現代的偵探真的要比福爾摩斯難當多了呀!

  2. 聽完之後突然明白當初從外縣市到台北的那種迷茫感從哪裡來。當初只覺得好像互動的方式不太一樣,而且總是覺得少了點什麼。聽了這集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。不過想想自己最終是一直住在大城市裡但是還不是大城市人吧。

  3. 听第42期很感动,我母亲在辽宁沈阳,正在经历她生命的最后时期,医院也告知,这次不能出院了。可是我不能回去,强制28天隔离,回去也是自投罗网。母亲自从两年前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,就再没有她打来的电话,就再没有妈妈让你穿秋裤的母爱,就再没有妈妈让你喝热水的关怀。两年前疫情爆发,原来计划的回国探亲也被取消,哥哥说,你要回来可以,就是不能走了,母亲失忆,她只记得身边的人,我回国几天又离开,老人肯定承受不了。其实十年前我儿子出生的时候,母亲提出过让孙子在国内住两年,一是替我们带孩子,二是学汉语。我没舍得,我最在意的是隔代教育的过分宠爱。但是我还是定期的去“麻烦”她,比如孩子湿疹了,母亲会找很多相关文章转发给我们参考。我试图让母亲感觉得到被需要。这期讲到了一部东德电影,我听着,想起了我的母亲,就悄悄地落泪了。

Leave a Reply